Google+ Followers

2006年10月15日 星期日

悔恨,惡夢

今天一早醒來,跟以前的狀況類似,就是夢到不想夢的惡夢,很理性地告訴自己,「我不想作這種夢。」或是「這只是場夢罷了。」而醒來,真不知道為啥自己有這麼理性的念頭,連夢到不好的夢都可以隨時醒來,只不過夢的後勁仍讓我靠著牆休息,殘喘著自己對夢境的厭惡,或許,這些夢也是對現實生活的一種反應。

夢境的故事,有兩則,都是很不好的。第一則是鄰居的故事,某鄰居因經濟問題,而打算殺掉自己的小孩,故事內容是有兩個小孩,其中有一位被掐住,並不斷地發出哀號聲,然後我在夢中和家人相擁流淚,面對著這樣的事件卻深感無力,至於小孩是否活著,我只依稀知道,最後還看著他痛苦地走著離開,但腦中的印象卻停留在他已過逝的結局,而附近的商家或什麼的都知道這件事,並為此事件感到悲傷,而那戶人家已連夜離開此地;第二則,是接續的故事,警方已經著手調查此事件,並且一開始就先調查起我們家,我擔心著家人是否會受到波折,因此好心地招呼警察人員,但是後來卻發生了另一個事件,就是當我的家人從外頭回來,我幫忙開關鐵門,警察杯杯卻說他的女兒還在外面玩,要小心不要壓到她女兒(很奇怪的開頭),但我負責關開門的同時,卻找也找不到他女兒的身影,而後卻發現我家門前旁出現了一個凹洞,而有雙腳頂天著,於是,便跑過去看,發現警察杯杯的女兒倒栽蔥地跌入一個似水溝的坑洞,重點是當我跑過去近身看了,卻發現那個坑洞變得很深(不合理之處:若是很深則根本看不到腳露出來吧),並且在坑洞的周圍出現數條生鏽的鐵條,彷彿告訴著我要救她需要花上什麼,於是,我開始著手救人的方式,並且不慌不忙地穿好工地手套以及整頓好外衣,以免自己在救人的同時被那些鐵條傷到,然而,我卻發現自己的手腳太慢,或許更該說,我想救她的動力沒有想像中的大且急(警察杯杯也都不急的說),就這樣有點太過謹慎拖了很長的時間,當我真正下去搶救時,卻發現那個坑洞不知何時起已填滿了泥水,我只是摸黑在那其中抓到小女孩的雙腳,並使勁的拉起,但我卻像似接受不了她或許已往生的事實,有點拋棄那一絲地希望,就這樣認定自己救不了她,拉著拉著就”理性地”告訴自己我該醒了。

我喜歡把夢境對應到現實生活的事件,並且不將夢境當作預知,因此,我開始合理地對應這兩個夢境對我的觀感。第一則,其實是因為暑期來兩隻野狗,而隔壁鄰居是撿垃圾來回收為生的,非常討厭狗,因為狗會弄亂他們所整理好的垃圾,因此,常聽到其中一隻被打的哀號聲(因為牠常在鄰居家附近翻東西),而在某日凌晨,除了聽到叫聲外,並在那時起後看不到那隻狗,猜想應該是被丟棄掉,至於是死是活,倒真的都不知道。雖然,這是真實事件並且可以將夢境合理化的對應,但我覺得這則故事要提醒我的地方應該不是這個部分,畢竟這已是前幾個月前的事件。

因此,我開始將兩則故事結合,並找出其中共通的部分。我想,這兩則故事所要反應的,都是我對現況的感受。第一,我沒在應屆考上研究所;第二,則是在愛情部分稍有摩擦。兩則故事所給我的醒悟:「明明有能力可以處理,為什麼要拖到最後,甚至只能就接受這樣的事實呢?是我根本不想接受的事實。」

沒考上研究所,其實自己的心態也有些悲哀。看著升學板的討論,我知道考上研究所的人並不代表他們真的具備符合那個研究所的基本能力(如:一位碩一所發表的文章,〔問題〕念資工可以不寫程式嗎)。好比如跨科系考上,殊不知隔行如隔山,我看待著自己的專題教授在帶領碩班的心境,我深深地感受到「因材施教」,實在是專題教授在帶碩班學生時,他對於那些非本科系的學生,給予的方向、嚴謹度甚至期望,皆跟本科系的不同,但他並沒有因此放棄他,更給予他進步與成長的空間。但以自己的觀點看待,難到四年的訓練會比別人補習考上研究所來的沒用嗎?說真的,我覺得自己還不到辜負學校的名聲,至少也擁有相當的能力,然而,當我看到別人BBS上站的故鄉時,我發現自己依舊承受不住現實的打壓,是啊,他是碩班,而我卻只是大學部罷了,以學所的看待,他將是資工碩士,我只是資工學士!有種很深很深的感觸,突然也更能體會跟某位長輩聊天的感受,當時我跟那位長輩說:「我覺得自己的能力已經足夠到外頭工作,並且將專案順利地完成,而碩士班對我而言,只不過是一連串的專案事件,沒什麼大不了的。」,而長輩笑著看看我,並說:「儘管你能力再怎樣強,別人看待你的第一眼,卻仍是學歷。」 意思便是說,現實生活裡,若有一位碩士跟學士應徵工作,誰不先挑碩士乎?

稍稍回顧了自己的心聲,此兩則故事,紛紛地對應到過去自己於準備考試時的心態!「明明有機會,為什麼要放棄!!」,正刺著現在的自己,不該放棄地進入碩班的準備,更該說不應該鬆懈!我是重考生,我開始對自己的身份感到壓力,當年或許我還可以告訴自己:「考不上可以重考啊,學校碩班的,重考的不也很多。」,而現在,我卻開始擔心自己在考試時還是跟去年同個樣!更反應的現況讀書不積極的窘境。

反省一下,回校後的生活,起初還不錯,但隨著跟學弟越來越熟後,聊天的時間加大以及其他相關事件,讀書的時間縮短,並且開始沒有持續地到圖書館!並隨著週末的到來慢慢鬆懈,甚至一整天沒讀書!或是精神力花費在其他部分,像似自己依興趣刻寫的PHP程式,或是打電腦聊天等。大概是這樣的感觸,導致在對待愛情的過程中出現磨擦,第一次感到累而不想理會就倒頭睡覺,不過說真的,只不過是彼此看待的角度不同,而我卻因為自己對讀書不專的反省心情而延伸至面對愛情的感受,就這樣使別人受傷。

希望自己在這夢境的驚醒處,能夠對讀書的態度加以嚴謹,並且在下次與愛情溝通的方式中,尋求另一個平衡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