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08年12月2日 星期二

好久沒紀錄心情

其實,我一直都有在打字,只是,打到一半就沒存下來。不曉得這是不是我碩一下時,提醒自己多做少說的後遺症呢?有點習慣打很多字後,選擇不存檔(BBS)或不發表(Blog)


最近的生活很雜,很多大大小小的事都蹦在一起,雖然不至於對人生感到煩悶,但時間被如此切割時,我仍會覺得有點些沉。


說說好事,最近要進 Lab 的碩零學生竟然都是女生!老師好像答應要收兩位學妹了!今天上課時才發現碩一學妹又說她大學學妹也要來中正囉!哇,如果再這樣下去,不曉得下一屆碩士生會不會全都是女生哩!


在老師口頭已說要收碩零學妹中,有一位很崇拜吳大,這讓我回想起過去來這個 Lab 的過程。當初尚未選定實驗室時,曾額外拜訪過三個實驗室,前兩個是嵌入式,而第三個則是網路,當時我很嚮往嵌入式,大概是以為嵌入式都跟大學專題一樣簡單,那時覺得軟體部分已弄的差不多,該廣泛接觸硬體,唯有硬體部分才會更生活化。大概是大學宿舍一停電時,我總是會在想,如果沒有了電腦,還能做什麼。或許,我不該去想這個問題,因為,現在什麼都是二進位啦,那時的念頭僅算守著電腦的軀殼罷了。來中正後,發現這邊的嵌入式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很快就轉往網路,那時曾考慮黃主任的實驗室,因為我想累積自己的 paper 數量,當作個足跡,結果仍沒有選擇,最後我進了現在的實驗室。


看著碩零學妹對吳大那般地推崇,讓我想起過去有一陣子,我似乎只是隨著別人口吻欣賞著吳大。啊,這是一位熱血的教授,是一位會親自花時間寫程式的教授,但也止於這樣的感觸。記得碩一上時,我還常常找老師討論實作的部分,常常會急於展現自己的架構,約莫年底,我又轉變,我開始專注於老師提的創意,僅記著一個簡單的想法:「面對強者,不該花太多時間討論實作細節,而是享受願景的鋪陳。」


吳大令我深感佩服的地方,是無論碰到怎樣的環境,能堅持著最初的理念。這陣子我碰到許多雜事,被老師拉了一把,使之更穩地站立。過去我並不算是悲沉的,但我仍會警惕自己那日劇華麗一族的結局,畢竟,每個人總有低潮期。


我的人生,或許沒有碰見吳大,處境並不會改變太多,但卻因吳大使我的內心而更加地堅實。我希望,未來的自己也能更加地有能力,適時地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而現在呢?我希望自己能對實驗室有所貢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