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06年5月17日 星期三

最近的生活有點不想與人交談,有時候無形間存在似卑高氣氛,有人說話大聲,有人說話小聲,其實也沒有硬性規定,但卻不知覺地順從如此。最近的我有點想快點離開現在的環境,畢竟人皆有志,環境與目標的不同,容易相互干擾,感覺考試結果出爐後,自己想衝刺卻容易被考上的人影響,整個念頭就只希望快點學期結束,真是個奇怪的現象。

這陣子是我心志薄弱的時期,我想,是我人生中第一個低潮期。從前總是認為順起自然,然而,這陣子我仔細思考很多很多的事,從中的經驗不足的部分,則廣看別人的工作經驗來彌補,發現啊,我真的不能隨便拋棄掉現在的學位,雖然我立志想學很多很多東西,並不排斥工作找非資訊的,但深思一番,覺得這樣的行為像似浪費社會資源?我想,我背負的使命也不容我錯失現在的機會與資源。

前陣子寄了信給大學專題教授,告之我的近況與未來的選擇。偶然回憶起過去,當時的我,不免有點抱怨與教授的互動鮮少,後來我仔細思考我過去的行為舉止,嗯!好險沒有跟教授走的過份接近,為什麼呢?實在是人是依賴性動物,我回想起當時報國科會的點滴,發現那時的我什麼也不懂,寫報告根本沒有真正用心,或許是時間關係等等,當時還真的太過份依賴老師,但半年後的我,我開始主導自己的專題,我想這才算是真正的成長,我很高興當時教授給予我機會,更重要的是方向!而實作則是由我自行發揮,我感覺到教授的眼光著實能夠影響成就!因此,我把教授定位在給予方向的角色,這樣才能夠擁有自己的想法來進步。

最近,偶爾自嘲像走在時代的尖端,凡事都要由自己規劃、拿捏,也不是不懂得相信或欣賞別人分享的感受,只是總覺得他們多也只不過跟著潮流人云亦云,因此,深思熟慮般,我必須將家境考慮才能做出較正確的方向。像有人會直接了當的說「延畢啊!大家都這樣做!」也有人會說「先當兵啊!到時要出國或重考都行啊!」但完全沒有那種真正的想法。於是,才產生現在這種時期的我吧~現在,我需要一個堅定的心志,實踐未來的足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