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08年2月24日 星期日

對話

有幸可參加老師辦的聚會,看著老師高興地介紹營運等事,因為與資助者都有一定程度的認識,心裡也存在不少壓力,但是那是正面的,對於我自己,其實也開始感到壓力?!好比如幾月要完成什麼啊,說真的我也沒那麼多的把握,至少近期要趕緊把心態調整好。

今天我恰好坐在一位長輩的旁邊,不是那種在 BBS 上閒聊的長輩,而是一位年紀稍長的人。他給我的第一個印象是很和藹又十分穩重的,我特別喜歡看他的眼,第一次會想用深邃來形容唷。在聚會的最後階段,老師稍微地跟他介紹我們幾位,這位長輩也遞給我一張名片,隨後開始閒聊一些事。說真的,我還滿喜歡與長輩聊天,但自己卻沒什麼料,聊沒幾句,好像就聊不下去了?囧!比較特別的對話,就是問我幾年次的事,長輩好像都很喜歡用生肖,一下就知道我的生肖,接著好像也提提自己的小孩,好像家中的老二比我大一歲的樣子?我覺得這種對話有點影射某些事,哈,我是不排斥聊這種事,看得出長輩若有所思的神情。比較特別的,長輩家恰好都生女生,而他的親友還什麼的可能恰好都生男生,就這樣互相認對方的小孩為乾兒子或乾女兒,我想,這種關係是離我很遠很遠的。

更多的對話卻是由我先介紹自己以前大學唸的地方,長輩突然說自己也曾是半個交大人?詳情不是很清楚,只說了以前大學也常去交大找同學吧!還住在一塊,並且強調交大人之間的聯繫緊,我想,一定是住宿率造就的寢室情感的關係。 沒想到,這次竟然又是藉由交大的校名產生一些交集,希望未來能夠以自己的一切激盪出更多的美好,不然總是捧著別人的光彩,覺得挺空虛的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