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07年4月9日 星期一

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

今天一早醒來,我看到天花板的第一句話:「驚!我怎麼在這裡!」

昨天晚上才回到寢室,並且準備著明天要交的作業,想不到起床的第一句想說的話,竟然有那麼慘。大概是回家久了,以及春假之心境轉變過大的後遺症吧,聊一下春假我到底在做什麼。

春假前一刻,我在中正大學,理由?很簡單,就是為了找到一位適合自己的教授。只不過隨著接觸面積的增加,我發現碰壁的次數也增加許多,對我印象深刻的幾句話,便是:”你其他間沒考上嗎?”、”你確定要唸中正嗎?”、”是啊,中正的確偏了點…”等等的話語。

前幾句,正說明了台清交學生,幾乎不往下唸,但這個例子恰巧發生在我的身上,而剛好我找的那幾位教授,大部分也是讀過台大等名校,因此第一句話說的就是如此地乾脆。說真的,這給我的感覺滿不好的,指的是對自己的求學態度,不夠嚴謹也不夠珍惜。我只能稍稍吸口氣,或許這就老天的安排。我不想再浪費一丁點的生命。

最後那句話,是我在找尋想做的方向時,發現教授們從事的部分並不是我很感興趣的,也不是不能接受,只是當我現在有選擇的權力時,我詢問自己真的想把碩士生活投入在那部分嗎?看來答案沒有那麼肯定,於是我拒絕了熱門的實驗室,也開始為我的未來徬徨。

那幾天春假常常會抱怨,抱怨到我女友都覺得我不像我自己。

是啊,說真的考研究所一事,真的不像是我的個性,因為我很少非常在意於某件事上,總是隨遇而安,也才有現在的我,而考試一事,的的確確地改變我的行為,開始在意考試,開始在意成績,只是最後的成果?沒有預期的好命吧,哈。到中正那幾天,心情並沒有很悠閒,因為重考那年就決定想要好好地過碩士生活,好比如要接什麼計劃,制度式的學習訓練,但計劃總比不上規劃,這一切的一切讓我手忙腳亂,開始失去了自己的步調。

很感謝我的女友,提醒了我那句話,適應環境。她也跟我說,過去在交大做專題時,指導老師也沒告訴我詳細的走法,一切的一切也是靠自己摸索出來,而這次在中正時,我卻慌張到想要找一位可以給予我嚴格訓練的良師,殊不知最大的影響是自己啊。

未來,如同國高中好友所說的,”無聲勝有聲”,簡單的字句,卻為我的未來譜寫了序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