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07年6月28日 星期四

第三位的錯身而過

心情,比之前平靜,這是人生中第三位的永別。回想起點滴時,卻感到無比的悲傷。與外公的對話,鮮少,或許是台國語的間距,或許是停留時間的短暫,我只記得有一次我坐在椅子上,外公走了過來跟我閒聊了幾句,問我現在唸的大學是哪間,是哪裡,是不是國立的…這就是所謂的簡單,而國立二字,就讓他足夠滿足地微笑。我喜歡這種純樸,就像搬家公司那些比我壯卻也比我年紀小的工人,在屋頂上問問我讀哪時,可以笑笑地說是不是管交通的。

除了那次外,就只剩的是簡短地叫我們吃飯啊或什麼的,但我腦中仍存在古老的身影、機車與車站的距離,以及我忘的差不多的童年。

每種人,存在著每一種不一樣的命運,有時我殘忍地看待,像第三者般的無情,但每次越冷眼的觀察,卻更加累積我對他的不捨。過去,都來不及了,真希望當年考上大學時的心境能夠身體力行,拎半打黑松沙士,走一趟外婆家,就這樣簡單。只是,時間永遠不等人。

請您安息。我的外公。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